爵迹经典语录(台词)

更新:2016-09-19 08:14:55

查看相关文章

  《爵迹》中有不少为大众喜爱的经典语录,下面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有关《爵迹》的一些经典句子、语句、桥段、片段……

  爵迹经典语录

  1、我是冰雪的王爵,你是未来的苍雪。

  2、少女抖了抖自己的手腕,如同海洋般纯粹的一串蓝色宝石手链,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响。月光下,少女的笑容像是最美的画卷,她浑身无风自动的洁白纱裙缠绕着她纤细凹凸的**,宛如一个洁白的女神。

  鬼山莲泉的心陡然沉进了冰冷的深海峡谷。

  “哎呀,你看我,真没礼貌,只顾着告诉你我的称号,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呢,我啊,名字叫神音。”

  风吹动着乌云,在天空里快速地席卷着。月光从乌云的缺口洒下来,照穿了一整条狭长的走道。

  3、“这……不可能……”神音撑在地面上的手开始颤抖起来,“这样的魂力,足以媲美王爵了……这样的荒岛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魂兽……”

  4、神音渐渐压抑下自己心里的恐惧,慢慢闭上眼睛。她把魂力从身体里释放出来,像是流水一样,沿着白丝汩汩流动,让魂力均匀地依附在每一寸交错分割的网上。黑暗里所有细微的变化,所有攻击的企图,所有魂力的流动,都通过那些蛛丝传递回她的身体。她仿佛突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怪物,将白色的神经布满了整个森林,现在,整个森林都是她庞大的身躯。

  5、

  他走到神音面前,蹲下身子,轻轻地摘下自己的兜帽,五官轮廓从金黄色的雾气里显现出来,像是完美的天神。他伸出手,对神音说:“现在,还给我吧,我的【死灵镜面】。”

  神音捏着手里的绿色宝石,没有说话,也没有递给幽冥,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下一个瞬间,她突然看见幽冥的瞳孔急剧收缩成线,然后空气里一声尖锐的弦音刺痛她的耳膜,随后她看见视线里,像是时空变得缓慢一样,无数血珠慢镜般飞扬在空气里,同时飞扬起来的。还有那块碧绿的宝石,以及自己握着那块碧绿宝石的右手。

  6、安静的驿站里,一声清脆的金属铃声像是湖面突然被雨点打出的一小圈涟漪一样,扩散在空气里。驿站楼梯上,一个小女孩的身影模糊地出现在昏暗的阴影里,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紫色的及膝长袍,赤脚站在楼梯上,手上和脚上都挂着一圈一圈银白色的金属手环脚环。刚刚那声冷幽幽的“丁零”声,应该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7、“拿着【死灵镜面】开路吧,见神杀神,见鬼杀鬼。”幽冥挣扎着站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半边身体上,不断掉落下血肉碎块,“不过,如果不是我的身体状态如此糟糕,不足以驾驭我的魂兽的话,又怎么可能需要靠卑微的【使徒】来救我。”

  幽冥慢慢地走过来,他英俊而邪恶的脸靠近神音,用剩下的那只手捏起神音的下巴,把她那张此刻布满恐惧表情的精致面容,拉向自己。他充满盈盈笑意的眸子,仿佛两汪幽绿的湖泊,他用刀锋般薄薄的嘴唇,咬住神音的嘴唇温柔地摩挲着,仿佛在亲吻娇嫩的花瓣,他那沙哑而又低沉的声音温柔地呢喃着:“就算需要你使用【黑暗状态】,你也得保护我顺利走到黄金湖泊,你也知道,你是离不开我的吧……”

  8、新来的八个人都穿着类似款式的银白色长袍,干净而高贵。男的都戴着一看就身份显赫的头饰,腰间都别着一把黄金佩剑。而女的都穿着如雪如雾般飘逸的纱裙,那些纱裙随着她们的行走和动作如同烟雾一般在她们身上无风而浮,轻轻地荡漾着,像缓慢变幻的雾气,看上去就像是神界的人一样。她们的手腕上都有一串冰蓝色的手链,看上去就像是大海的眼泪一般晶莹剔透。

  9、“再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我不想死啊……”他听见神音的声音,像是被人攫住了喉咙发出来的一样,充满了瘆人的恐惧。

  魂力释放到了极限,无数银白色绸缎一样的丝线一股一股地从她身体里以光芒的形式爆炸出来,疯狂朝前方风驰电掣着,拉动着他们朝前飞掠。而当她内心还存在着侥幸、期待着可以从这场浩劫里逃出生天的时候,她看见了森林尽头拔地而起的山体。

  “不……”

  她绝望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绝路,而身后是已经逼近了的怪物。

  10、头顶一阵密集的鼓点,咚咚咚咚,像是在遥远的地方有人擂响了巨大的战鼓。神音朝头上狭窄的天空望了一下,脸色微微地变了一变,她后退几步,收敛了脸上的惊恐,再次换上波澜不惊的美艳笑容。她轻轻地摘下手上那串海蓝色的宝石手链,指甲轻轻一挑,十六颗宝石散落在她的手里。她用手指拿起来,一颗一颗地轻轻丢下,“一、二、三……”像是玩游戏一样,把十六颗宝石随意地丢向了地面,“……十五、十六,”神音脸色一冷,一层寒霜瞬间笼罩在她的脸上,瞳孔锋芒闪动, “没工夫和你玩了,动真格的吧!”

  掉在地上的十六颗宝石,突然叮咚地跳动起来,然后开始扭曲、变形,像烟雾一样在空气里扭动成一棵植物……空气里弥漫着无数像是鬼魂又像是婴儿的怪叫,刺得人浑身发痛……

  11、神音看着消失在自己面前的鬼山莲泉,脸上是怒不可遏的表情,随即变成了难以置信,“不可能……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魂器】,怎么还能通过【棋子】再一次进入【魂塚】去呢?”

  她站在原地,身边是无数巨大的冰柱。她眯起眼睛,把鞭子一挥,所有的冰柱在一瞬间爆炸成碎片,四散激射。无数细小的冰晶弥漫在天空里,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照着神音满脸杀戮的表情。

  12、清晨的光线轻轻的照在神音的脸上,神音醒过来,她站起来看了看周围,昨夜闯进她的周围领域的几头低级魂兽,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尸骸,散落在地上,冻成了尸块神音轻轻地扬了扬嘴角,对于自己的结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和自己的魂兽「织梦者」一样,她总是能够在任何地方织出这样一张猎杀的网来,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身体里的那头魂兽「织梦者」,轻易的就能用魂力构建起这样充满杀机的局部地狱。

  13、

  银尘站在空旷的大殿中间。周围都是萦绕着光芒的巨大墙壁,上面都是密密麻麻复杂而又巧夺天工的花纹雕刻,头顶是巨大的穹顶——虽然是倒立在地底深处,却依然有明亮的光线,从上面投射下来。这是这个【心脏】里凝聚的巨大魂力。

  银尘走在大殿里,空间太过巨大,他的脚步声听起来带着幽然的回声,像是来自深深的峡谷深处。空气里庞大的寂静,有一种类似神迹般让人无法呼吸的凝重感。

  而真正的神迹,则是此刻银尘所站立的脚下的地面。

  一整块地面都是一面巨大的没有拼接缝隙的原始水晶,空旷的大殿地面,是由这样一整块巨大的水晶所充当的。没有人会怀疑这是神的力量,因为没有任何的人工力量,可以开凿制造这么巨大而完整的一块水晶地面。

  14、他抱着莲泉,高精度魂力源源不断地透过他的手掌送入莲泉的体内。这个画面真的好熟悉,是如此的似曾相识。我能看到缝魂脸上的微笑,如此柔软和温暖,没有一次恐惧,只有对他妹妹满满的宠溺。

  15、

  神音停下来她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当她猛然睁开双眼的时候,瞳孔里闪动的金黄色魂力,瞬间将她身后腾空而起的几头魂兽撕成了碎片一阵腥红而滚烫的血雨在她身后哗啦啦地降落一地,片刻之后,就在凛冽的寒风里冻成了冰。

  16、

  天空里尖锐的鸟鸣声突然如闪电般炸向地面,无数羽毛卷动飞舞,然后瞬间消失。

  羽毛化成烟雾散去之后,莲泉出现在地面上,她对面,那个白色的影子也没有再逃窜了。白色人影幽暗地静立在黑暗里,背对着莲泉,不说话,也不动,仿佛冰凉夜色里浮出的白色幽灵。

  这是一条冗长的走道。准确说来,是两座宫殿中间的间隔地带,两座高不见顶的建筑的外墙,中间隔出了这样狭长的一条勉强能够过一辆马车的通道。

  莲泉站着没有动,她冷冷地看着前方那个白色的人影慢慢地回过头。那是一个绝顶美貌的少女,精致的轮廓和五官在月光下看起来倾国倾城,像是散发着光芒一般地迷人。

  17、“那种活人死待的地方,谁想去第二次啊!”

  18、

  大块大块浮动在海面上的冰山彼此不时地撞击着,在天地间发出巨大的锐利轰鸣声,坍塌的冰块砸进大海,掀起白色的浪涛。辽阔的黑色冻土在接连几天的大雪之后,变成了一片茫茫的雪原。这已经是深北之地了,连绵不断的冰川仿佛怪兽的利齿般将天地的尽头紧紧咬在一起,地平线消失在刺眼的白色冰面之下。

  19、“我们到达了这个岛屿,并且我们所感应到的魂力也和西流尔的魂路特性一样,但是,这股魂力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超过了西流尔本身应该具有的魂力……简直就像是……就像是……”

  20、莲泉站起来,走到窗口,然后朝外面用力一跃,整个人像一只黑色的苍鹭一样高高地飘向夜空。她纯黑色的长袍在月光下反射出一种鬼魅般的光泽,衬托着天空里的月亮和脚下波光粼粼的蓝黑色海面,看起来就如同一只飞掠过空中的暗夜幽灵。

  一个朦胧的白色影子在天空里,从她的身后无声地飞掠而过。

  莲泉在空中转了个方向,然后“嗖”的一声朝那个白影追了过去。

  辽阔壮丽的大海被远远抛在了身后,动作快如流星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无数教堂和宫殿的尖顶之间拉动起模糊的光。

  21、身体上的【爵印】一直传来持续的阵痛。一阵密集过一阵的穿刺般的痛感从【爵印】处袭向大脑。从自己身体里传来的信号,告诉自己,幽冥正在一次又一次持续地呼唤自己,这证明他此刻遇见了致命的危险。记忆里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看来幽冥他……

  神音在一片阴气森森的浓雾里快速地穿行着,手腕上的那串水晶珠链此刻发出幽蓝色的光芒,但光线也只能照穿短距离的空间,身边都是飓风掠过树木时卷动起来的林涛声,像是恐怖的号叫。光线被头顶茂盛的树冠遮断,只有阴森森的黑暗充斥着周围。

  22、他将冰雪披戴在肩膀,他是孤傲的末日王爵。23、

  24、明明提前知道了,却躲避不了的速度

  25、“其实你不需要和我说这么多的啊,就算你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我也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

  ---幽冥

  26、当我的灵气变的无比强大时,我想要保护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27、“就算拯救不出他来,那么和他一起被囚禁着,或者死在一起,也好啊。”

  ---银尘

  28、巨大的目光从头顶贯穿而下,仿佛来自天界的光芒之间,准备惩罚人间的罪恶和邪恶然而,黑夜降临,所有的秘密都在海平面下蠕动起来。

  沸腾的海水翻滚着,汹涌着,仿佛企图吞噬所有生命的怪兽的口器。

  29、银尘那张冰雪般的脸上,突然仿佛融雪般,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仿佛花朵绽放的第一个瞬间一样,将他的面容带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安静的美他温柔地笑着,用低沉的声音对麒零说:“真的啊?”

  “当然啊……哎,不对,你怎么还能说话?你不是应该……”当麒零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动不了了,他从脚到手指到脸全部被裹进一大块结实的冰块里只剩下一对漆黑的眼睛,滴溜溜地露在外面,可怜兮兮地转动着

  30、旋转的光芒之阵,照耀着站在光芒的两个人,一个年轻而英俊的王子,一个楚楚动人的艳丽女子他们俩个脸上的表情,是一种看轻一切的笑容,两个使徒的尸体此刻正倒在他们面前的血泊之,他们衣裳洁净高贵,不染尘埃和血,看起来像是两个来自天界的天使,抑或是来自地狱的两个恶魔。

  31、而此刻,远处高高的山崖上,特蕾娅正微笑着,看着脚下这场生死的杀戮风把她黑色雾气般的纱裙吹得飘散开来,仿佛一个暗夜的鬼魅缠绕在她玲珑浮凸的身体上,她身上的衣物非常少,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冬天寒冷的空气里,但是她看起来满不在乎。

  她轻轻抬起手,掩住她那仿佛花瓣般娇嫩的嘴角,媚然一笑,又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低声叹息:“哎,我那亲爱的小傻瓜,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啊可惜,幽冥的使徒也太弱了,她真的配不上你呢……”

  说到这里,她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脸上的笑容僵死在嘴角,她突然闭上眼睛,然后又猛然张开,这时,刚刚还清澈漆黑的瞳孔,已经变成了混沌一片的白色风雪,她脸上再次浮现了那种茫然而又迷幻的种色。

  32、凛冽的寒风将他头上的银白色兜帽吹开,镶嵌着华贵白银滚边的深蓝色袍子,被风吹动得猎猎翻滚。他金色羽毛般浓密的睫毛下,琥珀色的瞳人闪烁着急促的光芒,风仿佛刀刃般吹过他白皙的皮肤,他的脸颊本该泛着十二三岁少年特有的红润,但此刻,却只是一片苍白,他瞳孔里是无边无际颤抖的恐慌。

展开阅读全文

本文位置:首页 > 生活/家居 > 生活常识 > 经典语录

最近热播剧 最近上映电影 最近综艺节目

点击更多

[漫漫看] 电影 电视剧 综艺节目 明星 电视节目表 你知道吗 鼓浪屿

记住网址:www.manmankan.com

Copyright © 2020 www.manmankan.com 版权所有